欢迎来到北京正华怡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北京正华怡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公司新闻NEWS
友情链接LINK
Copyright © 北京正华怡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 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 
世界历史上无处不在的物种——蟑螂
  访问人数:250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8/21 10:55:55    收藏此页

 没有人会喜欢蟑螂。首先因为它们行踪诡秘,害怕光明,像小贼或小人;其次它们产生有臭味的分泌物,败坏我们的食物;再次它们行为不检,不讲卫生,携带了约40种能够传染我们的病菌。后还有一个致命的理由是它们的形象毫无美感,黑乎乎、毛茸茸、油腻腻、脏兮兮,这些触觉和视觉特征都不是我们喜欢的。我们以美的名义原谅了蛇与虎豹,但是无法原谅如此猥琐卑贱的蟑螂。你在吃了一半的菜里发现了一只蟑螂,恶心,呕吐,不可遏止地引发一连串生理反应。我们对蟑螂的厌恶深入骨髓。

偷油婆、赃郎和香娘子

中国本土的蟑螂,也就是体型较大的一种蟑螂,体椭圆形,背腹扁平,长约2.5厘米,名叫东方蜚蠊。古书里称呼各异,有蜚蠊、飞蠊、负盘、石姜、滑虫、茶婆虫、香娘子、赃郎、偷油婆、酱虫等名字。其中,偷油婆形容蟑螂嗜食油脂的习性,很传神;赃郎也很生动,蟑螂就是一个偷食的小贼嘛;只可惜了香娘子这么妩媚的一个名字,鲜花插在牛粪上。

按陶弘景的说法,蜚蠊本来生活在草中,“八月、九月知寒,多入人家屋里逃尔”。我有点疑惑,莫非一千五百年前的蟑螂与我们今天不同?反正我家的蟑螂,夏天也不愿出门的。《本草纲目》说:“蜚蠊,今人家壁间灶下极多,甚者聚至千百,身似蚕蛾,腹背俱赤,两翅能飞,喜灯火光,其气甚臭,其屎尤甚。”这里说的“喜灯火光”疑误,蟑螂其实怕光,许多次我走到厨房,一开灯,它们就急急忙忙溜到墙角或家具底下潜伏起来。飞行是蟑螂的隐秘本领,不轻易显露,走投无路才祭出这法宝。我记得有次追捕菜橱里的蟑螂,眼看要得手,它突然笔直朝我脸上飞来,把我吓得失魂落魄,它从容逃了。我像发现了一个真理,到处说:没想到蟑螂会飞……

蟑螂入药服用,在祖国医学里是常事,没必要大惊小怪。把蟑螂当食物吃,总觉得别扭、恐怖,可是见于记载者不少。《唐本草》说:“蜚蠊,味辛辣而臭,汉中人食之。”韩保升说:“全州、房州等处(陕南一带)有之。多在林树间,百千为聚,山人啖之。”陈藏器说:“其状如蝗,川蜀人多烹食之。”大约古人不明白蟑螂是大量病菌的携带者,厌恶和仇恨不如我们深。再抄一个恶心的食单出来,是张杲《医说》里记载的:“鲜于叔明好食负盘臭虫,每令人采捉三五升,浮温水上,泄尽臭气,用酥及五味熬,作饼食,云味甚佳。”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

有意思的还是蟑螂与灶神的关系。《庄子·达生》载:“灶有髻”。司马彪解释说:“髻,灶神,著赤衣,状如美女。”丁山先生和袁珂先生都认为髻指的是蟑螂:“灶上有红壳虫如蝉,俗呼蟑螂,人或谓之'灶马’,四川人称其为'偷油婆’”。灶神有好多个原型,我觉得这是别出心裁的一解,尤其是蟑螂居然“状如美女”,真是罕见的赞美。1933年编纂的《黑龙江通志》说:“人家炉壁间有虫,曰'蟑螂’,孳生极繁,俗神之,不敢扑杀,谓杀且多,睡后噬人目。”我老家闽西北一带倒没这禁忌,打死蟑螂很平常的。

德国小蠊与生物入侵

再严厉的海关,也无法阻止体型微小的昆虫们在国际间旅游。随同轮船、飞机和旅客的行李箱,德国小蠊从原产地德国出发,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。它们颜色棕黄,体态与蟑螂非常相似,但个头更小,体长在1.5厘米以下,只有一般蟑螂成虫的四分之一,这意味着它们能够出入于更小的缝隙,隐蔽性更强,能更成功地逃避人类的扑杀。

雌性德国小蠊是十分尽责的母亲,它们不向其他蟑螂那样,不负责任地把产出的卵鞘粘在各处,任它自生自灭,而是夹持在腹端随身携带,直到若虫全部孵出后才脱落空卵鞘。这种特性能保证卵在母体温度下正常孵化,同时又能保护卵不受天敌的危害。在繁殖的速度方面,德国小蠊表现突出。其雄性虫在羽化的第3天,雌性虫在羽化的第5天就有交配行为,均快于其他种类的蜚蠊。这意味着它们在适应人类的各种灭蟑药物时也具有了优势,一旦产生抗体,能够迅速在代际遗传中传播。

不论从什么方面看,这种小蟑螂都像是一个专门应对人类威胁的改良种,所到之处,迅速成为优势种群。想想看,蟑螂们在荒山野岭生活了三亿年,遇上人类称霸的时代,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有几个种类迅速适应了人工环境,决心在酒店、公寓、写字间、住宅楼长久住下去。显然它们将比人类住得更久。